跨艺 思考(一)

2013跨艺·舞动舞界(Seminar1) 8月1日的分组讨论到今天上午的主题研讨会讨论,让我感受到,关于跨艺或者是跨学科的学术研究,是一个对现实中(实践中)的舞蹈创作中的多元文化元素进行解构式的分析与思考。 1、问题的出现 哲学中认为事物之间总是有联系的。文化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系统,而艺术在其中自然是有着自律与他律的双重性。艺术的自律让艺术创作寻求“独立”的身份,而他律则使得艺术创作现象难以“一言以蔽之”——舞蹈在诞生之初就与宗教密不可分。虽然现代性的分化让艺术自立——如美学的产生,但是后现代的“反分化”——“艺术无边界”,体现了当下对于艺术与生活关系的重新界定,日常生活审美化、审美的日常生活化的出现,打破了艺术与生活的边界,从而也打破了艺术的边界。 在单一的文化系统中尚且如此,在全球化、国际化交织的跨文化系统中,跨艺、跨学科必然成为一种更加复杂的现实和必然。文化语境的历史差异性、地域差异性,是当代舞蹈创作的多样性、多义性、多元化的根源所在。跨艺项目的实验性之一,就是人为设定了一个高度浓缩的跨文化创作语境——东西方之间;北京、台北、伦敦不同城市之间;编导、舞者、学者的不同文化背景等等,——这也是我们观察的重点:在这里“差异性”被强化了舞蹈创作、表演乃至教育等观念的不同;“交融性”被加速了——口头语言、身体语言的经由翻译、舞者、编导、学者的自我调适和相互适应,彼此的陌生感在创作和讨论中被快速消减。 2、问题的分析与解决 艺术创作的复杂性导致其现象或问题无法用艺术自身的学说或理论来全面地予以解释与阐释。因而,跨学科更多地是对方法论的选取与运用,从他视角或外视角去看待舞蹈艺术的创作、审美及其社会功用,如舞蹈的产生与发展,离不开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影响,如现代主义之于现代舞的出现;舞蹈剧场(DANCE THEATERE)的出现是对舞蹈表达之传统方式的突破;舞蹈的身心合一性,使得心理学、教育学等与人相关的学科给予了舞蹈全面进行自我定位的视角。因此,跨艺的存在、跨学科的研究既是舞蹈艺术实践与理论发展的现象,也是舞蹈艺术获得更多社会关注与评价的途径。 Translation… Thoughts on ArtsCross (1) 2013 ArtsCross — Danscross Seminar 1 Starting with the group discussions which took place on 1 August and up until this morning’s thematic seminar, I developed the sense that academic research which spans across…

跨艺·观察(一)

终于看到排练了,在他乡看到了领导——编导郭磊院长,同事——编导阿曾老师,“老战友”——知博(知博是北京舞者中唯一参与四次的,我是北京学者中唯一参与四次的),学生——武帅(我们第三次在舞动中师生相逢了)。看了上午场的尾声、下午和晚上的排练——管中窥豹,只见一斑。 这一天所看到的作品以现代舞居多,只有郭院的作品以其赣南傩舞为素材,是一个典型的有中国特色(在国内我们通常称为有民族特色,由此可见,民族与国家的概念会随着环境的变化而出现部分的相互指代)的作品。当然,文化时空语境的变化带来了新的呈现,特别是其中唯一一位伦敦舞者带着傩舞面具起舞时,中国的形式元素在西方舞者身体上呈现,这种文化交融的冲突性并未让我感到不舒服,而是让我真切地感到了“舞动无界”和“在别处”。傩舞的形式或内涵或者有着明显的地区、民族、宗教的色彩,但是其中祈求平安是在这个危机四伏的时代中每个人的内心期许。 在不同的排练教室感受到的相近的东西就是“呼吸”与“自然”了。气息在舞蹈中既是存在和显现,也是节奏和情感。也正是因为如此,舞蹈的真实和无可复制,使其在“机械复制时代”(Walter Benjamin)仍然具有其气韵(Aura)。中国传统文化非常注重“气”的概念,西方现代舞也正是以自然之呼吸来反对芭蕾的僵化与保守。如果以本雅明对Auro的界定,那么舞蹈是最具原真性的艺术之一,它永远都是在真实地讲述历史。所以,即便离家,在别处,北京、台北、伦敦的编导都在讲述从一个“家”——城市,到另一个“家”——国际/世界的真实的心路历程,——这是真实历史的细微构成。 Translation… ArtsCross Observations (1) I finally got to see some rehearsals. At ArtsCross London, I caught up with the boss, Director Guo Lei, colleagues — the choreographer Zeng Huanxing, “old comrades” — Zhibo (Zhibo is the only dancer from Beijing to have participated in four sessions. I’m…

跨藝·觀察(二)

呼吸體現了舞蹈的時間性特質,舞姿、調度則體現了舞蹈藝術的空間性特質——這是一個眾所周知的舞蹈基礎理論。這兩天的觀察讓我想到了一個詞——跨空間(crossing spaces):展示/觀察的空間、想象的空間和思考的空間;舞者、編導、學者在某一刻的同一空間存在中在各自的空間意識中游走。 1、展示/觀察的“跨空間” 從傳統的觀眾席走進排練廳,研究者參與進了舞者排練的展示空間。這雖然有助於研究者從過程中觀察舞蹈藝術的創作,但是另一方面,我們沒有哈利·波特的隱身衣,我們真實地“佔據”了舞者和編導的創作空間——一次,當我身邊的研究者在進行拍照的時候,靠近她的舞者反射性地說了聲“sorry”退到了旁邊。這不禁讓我思考——由於觀察者的在場,編導、舞者的排練是否受到這一存在的影響?雖然他們也很歡迎我們的參與,但是否能夠真正做到彼此的互不干擾呢?是否會成為一種無意識的“擺排”? 2、想象/呈現的“跨空間” 舞蹈創作、表演是抽象思維與形象思維的轉換。編導在想象中設計舞蹈動作,用語言表述給舞者,舞者通過對口頭語言、身體語言(如編導的示範動作)的理解建立自己頭腦中的形象,進而用身體語言表達出來。在場的學者通過編導的語言也同時進行了形象的想象,並與舞者的呈現進行二者的連接,並進行相關的判斷——編導的闡述是否準確,舞者的表達是否到位。台北編導蘇威嘉的排練中,對“扭到要抽筋”的動作,每個舞者有不同的呈現,每個學者也有不同的想像,這些與編導的要求之間一定存在空間形象的差異性。 3、觀察/研究的“跨空間” 對我而言,從第二次參加跨藝開始,我習慣於根據不同的主題預先對自己的研究視點進行2-3個關鍵詞的準備範圍,——因為在實際觀察研究中獲得的信息太多,如果不加甄選的話,研究思路會不清晰,從而影響最終的研究結果。即便有所預先設定,有時也會因為實際操作過程中的“火花”而造成觀察與研究的“混亂”——到底哪些應用於當年的研究主題。我想,其根源大概就是有目的的研究和無目的觀察之間的“跨空間”吧。 或許是對上述“跨空間”的意識和分析,我對自己的研究思路反而更加有把握性。 Translation… ArtsCross Observations (2) In breathing, one experiences the time-specific  characteristics of dance. Through stances and adjustments of posture, one experiences the space-related aspects  of dance. This is a fundamental theory of dance which is understood by everyone. These two days…